楚路联文第四棒

楚路芬联文第四棒
前面的太太都好棒,就我一个仿佛来搞笑的(

   “师弟!!食堂今天猪肘子大减价!!快去抢啊!!!快快快!!!”芬格尔一路狂奔,头发上还沾着不明液体,看起来就很久没洗头。

   “师弟?”芬格尔疑惑的看着脸上还飘小红云的路明非,左右探望了一会儿毫不在意的坐在了他对面,“刚才你是看见诺诺裸奔了吗,脸咋这么红。”

   还诺诺裸奔呢!你亲爱的师弟差点就被一人面兽心的禽兽在图书馆强了!路明非一个白眼差点没翻到天上,又低头从口袋里掏出一张黑卡。“帮我打包。”

   芬格尔喜滋滋的接过饭卡,顺口问了句楚子航:“师弟你要不要也去啊。”

   芬格尔说这句话纯属是客气客气,还没等楚子航回应就转头要走。

   “我去。”楚子航松开揪住路明非一小撮衣角的手,若无其事的抱起自己的教辅,末了还不晚低头对路明非补上一句,“你也去。”

   ……………………我可以拒绝吗?

   路明非很受伤。

   可他还是迫于楚子航的淫威,呸,是楚子航的苦苦哀求,乖乖跟在楚子航身后。

   师兄不是中邪了吧?他脑子难道给凯撒下毒毒傻了?啊不老大肯定不是这种人。那是怎么回事啊?诺诺为了给苏茜出气暴揍了师兄一顿?好像的确有这种可能,按诺诺的性格她肯定把师兄先扁后奸。啧啧啧,师兄这遭遇也是没sei了。路明非一边慢吞吞的跟在楚子航后面,一边脑子里漫无边际的想些诺诺暴打楚子航的小剧场。

   路明非一心二用的厉害,当然也没发现老是转头看他的楚子航。

   他到底在想什么?凯撒教的霸王硬上弓好像不对啊。楚子航把教辅夹到胳膊下,转身揪住路明非的衣领往一个逼仄的角落里带。

   “师兄你干什么?”路明非这才反应过来,瞪着一双眼睛看楚子航。却发现对方的表情严肃认真的像是在写什么论文。

  师兄他不是发现我脑补他被诺诺揍啊,路明非小心翼翼的后退,随手捡了几颗小石子防身。要是师兄不高兴揍我,我好歹能脱出点时间逃跑不是,路明非自我安慰。

   “你在想什么?”

   “师兄你裤链好像没拉。”不禁大脑反应的话语脱口而出。

   ……………………FUCK.

   楚子航忍无可忍的俯下身轻咬路明非的脖颈,青色的动脉近在眼前,楚子航又舔又吮,尖利的牙齿恶趣味的磨蹭。路明非被楚子航的攻势挣扎着后仰着头,少年的身形青涩又柔韧,此刻路明非拼命后仰,喉结颤动更显脆弱。

   楚子航毫不犹豫的亲上喉结,路明非在那一瞬间僵硬的一动不动。

   “是这里吗?”楚子航搂着路明非,朝他耳朵里吹着热气引得路明非一阵鸡皮疙瘩,修长的手指挠着他的喉结画圈圈。

   操。

   路明非这个除了经历青春期躁动之外连撸都懒得撸的死宅瞬间趴在楚子航膝盖上喘成狗,别搞了好不好……路明非其实很想对楚子航这么说。

   可是身后的人眼神太过炙热,就连路明非这样一向迟钝的人都能察觉出来。那是楚子航眼里满满当当的爱意,像是甜腻的蜜糖融化在他眼里的香味浓醇的爱意。

   那爱意太过炙热,路明非也就不敢反抗。他向来是个怂逼,一旦谁对他好他就连拒绝都不会的那种怂逼。可他对着楚子航似乎也只能答应,谁又能拒绝呢?

   用那样满怀着爱意的眼睛望着你的人。

   路明非任着欲望缠绕他,把他和楚子航裹成一个茧,然后晃晃悠悠的随着一阵又一阵的浪飘到远方。

   “路明非。”楚子航的话像惊雷一般把路明非炸醒,他发觉有个硬的像棒子的那种东西抵着自己。
妈的。

   我可以拒绝吗,路明非脸几乎烧起来。“这还是小树丛呢。”路明非嘀咕一句,自暴自弃的攀上楚子航的肩。

评论(6)
热度(25)

© 倦南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