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长苏很方【靖苏】

想污很久的人魚梗
經過一改二改三改四改我重寫了一遍()
我只想黃一下的……不知道為啥成了這東西()
三發或兩發完結()大家隨便吃吃

   1:

   梅长苏有点方。

   他一早起来发现自己变成了一只人鱼。

   当时梅长苏其实挺冷静,他思考了好几种可能,发现自己睡懵了的可能性最大。于是梅长苏又躺下睡了一觉,但是他没能睡多久,因为萧景琰找上门来了。

   “长苏。”萧景琰来的时候脚下生风,梅长苏隔的老远就听见他的脚步声,心里寻思着萧景琰是什么事这么着急跟火烧了屁股一样。

   但礼数还是不能少的,梅长苏稍稍坐直了身子打了个招呼:“靖王殿下。”

   萧景琰皱着眉看了梅长苏一眼,拉住他的手语气无奈:“长苏,你这可是生气了?”

   这什么发展???惊骇之下梅长苏甚至忘了挣扎,只勉强稳住语气回话:“长苏怎敢生靖王殿下的气。”

   梅长苏的话听到萧景琰耳朵里倒像是冷嘲热讽,他握着梅长苏温和秀气的手,指尖轻巧的刮着梅长苏的掌心像是小心翼翼的撒娇:“长苏,你的身体真的不适合再操劳了。你的鳞片昨晚又脱落一片了吧?”

   “什么鳞片???”这下轮到梅长苏搞不懂事情的发展了,刚才的梦……不会是真的吧?他把手从萧景琰的手里抽出来,干脆的在凛冬掀了自己温暖的被褥。

   然后他看见了一条鱼尾。冰蓝色呈流线型,看起来半透明似乎还会发光的鳞片在微弱阳光的照射下折射出瑰丽色彩,仿佛受到主人心情巨大变化的影响还甩了甩。

   梅长苏目瞪口呆的看着自己的“鱼尾”。

   2:

   梅长苏现在真的很方。

   他刚才被告知自己有条尾巴是只人鱼之外,还被告知自己与萧景琰是恋人的关系。

   哦。

   梅长苏很冷静。个鬼。

   被迫接受了几乎打击了他的世界观的消息之后,梅长苏没忍住甩了一尾巴水甩到萧景琰脸上。

   对不起,我的锅。梅长苏怀着沉痛的心情钻到水池底下装乌龟。

   水池是靖王府的,真是难为萧景琰了,为了自己还装门搞了个水池,想来他这头大水牛也是不会自己享受一下自己府上豪华的水池吧。梅长苏被萧景琰熟门熟路的从暗道抱到水池的时候面无表情的想到。

   “长苏,你……不能接受我们的关系?”被放置许久的萧景琰端坐在水池边,手上拿着梅长苏的《翔地记》。

   正躲到池底思考人生的梅长苏浮到水面上,睁着眼睛吐了个泡泡示意萧景琰继续说。

   “……。”萧景琰憋了很久都没说出话来。

   梅长苏沉默的看着坐在池边气息靡颓的萧景琰。

   其实他是明白萧景琰的感受的,自己的恋人突然变了个性情,然后告诉他他的身体里住了另外一个灵魂。他说什么都像是对牛弹琴,任何的温情都止步于一个扯蛋的事实。

   梅长苏不是“梅长苏”了。

   谁知道什么时候“梅长苏”会回来呢?他该去哪里寻找他的恋人呢?所有的所有都是未知,他只能坐在水池边看着“梅长苏”。他什么也没法做,除了坐以待毙他没有任何的解决办法。

   这不就是那时候的我吗,梅长苏自嘲的想。他敛着眼,将眼里的锋芒一一掩去,屈指轻敲池面,发出刚好能惊醒萧景琰的声音:“我能确定,‘梅长苏’会回来的。”,梅长苏满意的看着萧景琰欣喜的神情,愉悦的开口提醒萧景琰,:“靖王殿下,您书拿反了。”

   萧景琰尴尬的把书拿正,弯腰去听梅长苏的办法。

   TBC——

评论(3)
热度(56)

© 倦南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