换毛【靖苏】



   短篇摸鱼

   超多bug!超多私设!慎点!

   其实原意是想摸个粮食,因为有个超喜欢的太太想吃粮食【。

   近期文力超低

   第一百零一次求约稿


                           吃我一发老姜糖


   萧景琰一本正经端着个架势来的时候蔺晨对他翻了个白眼。

   就装吧你。

   今天是梅长苏“换毛”的日子,萧景琰听蔺晨嘚瑟了不知多少次‘啊啊啊长苏那个时候的样子不知道有多乖简直就想让人圈在怀里狠狠揉着’这种话,虽然嘴上唾弃蔺晨这种不知羞耻的行为,但心里还是期待的。

   软软的、毛茸茸的小殊啊——

   其实萧景琰在很久很久很久以前就想看林殊穿的很多的样子了,因为那个时候的林殊不会张扬的不可一世而是可爱的想让人把他搂在怀里。

   柔软的貂毛围住了少年的脸,因为寒冷而冻红了的脸以及呼出的寒气飘在林殊的脸旁,素日里总感觉线条笔直的脸开始慢慢的柔和起来,萧景琰的心几乎在那一瞬间就被击垮,紧接着是意想不到的柔软。

   可惜的是林殊根本不怕冷,腊八的天也能穿着单衣拉着萧景琰在雪地里撒野。手心的温暖像是小小的火苗,烧着萧景琰的四肢百骸——就连心都温暖。

   可他也实在没有想到林殊长大之后会怕冷到这种样子,甚至会因为火寒之毒的发作而长出白毛。

   萧景琰垂了眼,握紧了手心的东西。

   那边正期待着的蔺晨看见了他这副模样推了推他:“喏,长苏开门了,你可以进去了。我告诉你,你一定要小……唉!唉!听完我说话再走!”

   萧景琰心里正急着看梅长苏呢,理都不理蔺晨,三步两步进了梅长苏的屋子,还不忘关上门。

   蔺晨恨恨的咬牙,跑过去就要开门训人。拉了几下门不动,感情还不让大夫进去了是吧?!

   这幼稚鬼!蔺晨气的简直想踹门,又想着梅长苏这个时候不能受刺激。只能磨着牙逗飞流去了。


   ---

   萧景琰心中总归是期待的,面上虽端着副正经的样子,可眼睛丝毫不掩饰的到处乱瞄。

   梅长苏开不了口,幽怨的看了眼萧景琰,明显是对他这副样子哭笑不得。

   本来还想出口辩解几句的萧景琰看到了梅长苏的样子后,啥话都不说,直接走到梅长苏身边。

   梅长苏:……

   萧景琰:……

   最后萧景琰还是没忍住摸上了梅长苏的头顶,真的就像当初所想一般。小殊软软的、毛茸茸的,可心里一点都高兴不起来。

   梅长苏说不了话,也不想说话,就由着萧景琰摸着自己的头,然后又抱着自己把头埋在他的颈窝。

   “小殊,你难受吗?”萧景琰闷闷的开口。

   “……”废话。

   “小殊,你知道吗?我以前一直都很想让你穿的毛茸茸的。”

   “……”不知道,以前知道肯定嘲笑你。

   “可是你这幅样子我看到了有点难受。”

   “……”别说了。

   “……我好想你。”

   “……”嗯。

   “记得吗,以前我们一起约好要去城西那片林子打鸟,你说一定要冬天去,鸟特别多。可后来那片林子没了,冬天也没人陪我一起去打鸟了。”

   “……”嗯。

   “小殊。”

   “……”嗯。

   “答应我,别走。”

  “嗯。”


    Fin.



评论(1)
热度(46)

© 倦南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