望春【all叶】

  乱七八糟童话AU

  没有逻辑而言,擅长炖心灵鸡汤,简单来说就是矫情逼。

  我也不知道我在些什么,想到就写了,不知道会不会写完。


           分寸[上]


  ——世上有种东西,它的每次死亡都是为了归来。

 


  孩子睁大着眼睛期待的看着微笑着拿着故事书的母亲,想着母亲会讲什么有趣新奇的故事。

  可母亲却合上了故事书,温柔的抚摸着孩子的头,柔声讲着属于几百年前的故事:“从前啊,有位王子,他渴望着自由,他希望着自由,可他却被困在王宫里就像只没有翅膀的鸟。后来王子终于下定了决心,他逃出了王宫,可他却发现一个很大的问题。他没有钱,也不知道自己要去往哪里。王子迷茫的坐在街头看人来人往,他就一直这样坐到了天黑。直到他感受到饥饿,想找一个地方吃饭的时候才发现他身旁有个人一直在看着他。”

  “王子惊奇的看着那个人,问他是谁。

  那人狂笑着唱起歌谣,吟着诗篇然后挥着手像疯了一般的说:“哈哈哈哈哈王子啊。我是吟游诗人啊,我是你的朋友啊,我会伴你到白头啊。”

  王子恐惧的盯着他,发现他并无恶意,就和他一起吃饭,并最终和他踏上了旅途。”

  母亲柔声述说着故事,孩子已经睡着,母亲小心翼翼的关掉灯和门,有些破旧的门发出‘吱呀’一声。

  就此安静。


  那是个不好的念头,叶修小心的摸出包裹默默的想。

  这是叶修实际意义上第一次出逃,虽然他心里已经不知模拟多少遍了,他不想在待在这个地方。

  那他妈就是个牢房,叶修曾经狠狠向叶秋抱怨。

  在看书的叶秋连鸟都没有鸟他:“得了吧你,你老老实实待在这里吧,你要是再盘算着摸出家,爹他绝对会弄死你。”

  叶修沉默着没说话。

  叶秋抬起头看了叶修一眼,以为自家老哥总算能消停点,可他还是嫩了点,叶修会想着消停?他只想出去。

  打那开始,叶修就开始准备这次出逃,他把留给爸妈和叶秋的信都写好了。

   他并不奢望父母会理解他,毕竟连他自己都无法理解自己。

  可在出逃那天夜里的时候叶秋似乎意识到什么,指着他的脑袋无比严肃的说了一句:“叶修,你要是敢做什么对不起爸妈对不起我的事,你别想着我会原谅你。”

  然后毫不留情的扇了叶修一熊脸。

  叶修敛着眼没说话。

  临近夜晚的时候叶修一点没犹豫的掏了叶秋的钱包,背着个破包袱扑腾着就要去翻墙。

  他并不是没有思考过,只不过有些东西一旦被释放,就再也收不回去了。

  叶修无法遏制的渴望着自由,那是人最烙印在血脉里最深处的印记,无法抵挡,他也不想抵挡。

  叶修扑腾了半天终于翻上了围墙,他趁着最后一点夕阳的余晖望向了他生活了十五年的大宅,记忆像烟雾一般丝丝缕缕的飘散开来,他呢喃一声,便翻身下墙。

  天黑了。


  --

   叶秋是在叶修出逃两个小时后知道这个消息的,他慌乱的把茶泼在了自己最珍视的书画上。却连看都不看一眼就匆忙的赶到他父亲身边,他潜意识一直让他把叶父当成最后的救命稻草。

   可是叶父却端着茶杯不说话,叶秋有点急,却被叶父截住了话头:“有些事情是不可勉强的,他总有一天会逃离这里的,只不过是一个时间问题。”

   叶父叹口气,往向那黑暗的犹如深渊一般的窗外:“所有的人,都不能违抗自由的召唤,何况你哥那种随时能发着疯跳起来奔向太阳的人。”他的声音平静而低沉,话语里蕴含着的不是叶修预测的暴跳如雷的怒气,而是对叶修的祝福,由衷的祝福。

   这个世界上的父母又有哪一些不是疼爱自己的孩子的呢。

   叶秋有点不甘心,却又不能否认,的确,谁都不能违抗自由的召唤。

   他终是妥协,跨出房间门的时候,低声咒骂了句:“该死的叶修,看你回来我nen不死你!”


  --

  自叶修逃出叶宅之后已经有两个小时了,天已经完全黑透了。叶修抓着一个肉包子以一种极其猥琐的姿势蹲在路旁,他的内心基本崩溃了。

  这事也就只能怪叶修作死,爬墙的时候不小心丢了地图,又因为怕被抓回叶宅就干脆撂下地图跑路去了,本以为对整个A镇够熟悉了,没想到自己所处的只是A镇的小小一方天地,这个一繁荣著称的市镇比他想象的要大太多,所以他非常悲哀的——迷路了。

  饶是这样,叶修也不得勾起了嘴角。

  原来,这个世界这么大。

  饿的不行的叶修三口两口解决了肉包,抹了抹嘴角开始思考自己今晚应该睡哪的大计。今晚不是闹市,人群应该很少,睡街道边应该是没问题的。可刚入初冬,气温低的根本就不是叶修那身子可以忍受的。叶修思来想去,还是决定去睡客栈,虽然肉疼,但总比感冒好。

  这样想着叶修心里坦然了不少,刚想站起来找家宾馆歇脚就被飞来一脚踹到失神。踹叶修那人似乎没注意到叶修被寒风吹的连呆毛都立起,满脸写着“我空虚我寂寞我需要一个温暖的怀抱”的表情,只是斜睨了一眼就招呼起了后面跟着他的人:“沐橙,把这个家伙摆到一边,哥哥还要做生意呢。”

  脑子里“啪”的断了根弦,叶修一下蹿起,警惕的看着不断向自己靠近的小姑娘。嘴里的烂话不由自主的溜出:“哎呦,半夜十二点出来做生意你是要打劫还是干嘛啊?”说完就恨不得直抽自己一巴掌。

  那人整好了东西,以一种看傻逼的眼神看了眼叶修:“我妹妹在这呢,你话放干净点!”

  叶修一愣,控制语言的神经很明显有点发达,因为他情不自禁的说了句话:“嘿哟原来还是妹控啊。”这下叶修是真的很想扇自己的脸了。

  “嘿你这人,来砸我场子的?!”那人被憋的说不话,看起来有些怒气。

  叶修摆摆手:“不是不是,我叫叶修。认识下呗兄弟。”

 “苏沐秋,人送外号南城浪里小白龙。”

 “兄弟有缘啊,我有个外号叫北城青龙小王子。”

  苏沐秋翻个白眼:“你占我铺子的位置就是为了和我扯皮?”

  苏沐橙手里拿本书,捏这个怪声怪调的腔调对叶修说:“我们先生说这叫吃饱了没事干。”

  “……”叶修被噎得只能用翻白眼来表示自己的情绪。

 

  --

  叶修兴致勃勃的围着苏沐秋的铺子绕了两圈,终于说出个显而易见的事实:“你们是杂耍团?”

  苏沐秋忙着给猴子穿衣服完全没想搭理叶修,捧着书的苏沐橙终于舍得把目光移到叶修身上:“怎么,大哥哥你才知道。”

  被小姑娘盯着的叶修老脸一红,摸着鼻子没说话。眼睛滴溜溜的围着那些奇奇怪怪的东西打转。

  终于,他盯着一个满是灰尘的东西看了半天。又拿着抹布擦了半天才让它恢复原型。

  “没想到你这里居然连钢琴都有!”虽然想矜持一下,但是看到自己喜欢的东西,少年的天性一下就发挥出来。叶修几乎目不转睛的盯着钢琴,他好久都没碰过钢琴了——好吧只有一个月。

  终于给猴子穿好衣服的苏沐秋插了一句:“你会弹这东西?”

  叶修点点头:“从小弹到大。”

  苏沐橙揪住叶修的一小截衣摆,显然是很想让他弹弹。

  叶修本来就想弹钢琴,更何况这是个小姑娘的请求,他又怎么能够拒绝。

  叶修嘴角噙着微笑弹起了熟悉的献给爱丽丝,这基本是学过钢琴的人都学过的经典。叶修最喜欢的钢琴曲不是这首,但这首的确也很好听。指尖飞快的在琴键上略过,奏出的音节连在一起好听极了。月光透过乌云穿出,像上好的莹白丝绸泼洒。树影剪断月影,婆娑的照在叶修身上。

 “ 不错嘛,弹的不错。”苏沐秋赞叹了一句,拍拍叶修的肩。“有没有兴趣来我们杂耍团?”

  叶修眼睛一下子点亮,几乎要冲过去对苏沐秋说“好的好的,从今以后你是光你是电你他妈就是我唯一的神话”的狗腿子的行为。

  脸不知为何红彤彤的苏沐橙“蹬蹬蹬”迈着小短腿跑到了苏沐秋旁边,扯了扯苏沐秋的裤腿使其低下身子,在苏沐秋耳边念叨了几句,还看了眼叶修。

  苏沐秋笑着听妹妹讲话,叶修靠着钢琴疲倦的微眯着眼睛。

  已是深夜。

 

 


评论
热度(22)

© 倦南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