靖王殿下的一天

妈妈!我要吃糖!吃糖!【咆哮

张嘴吃糖!无脑甜速肝文【咆哮

文笔是什么!我不知道!【咆哮






萧景琰出门的时候发现总有人在他背后指指点点,虽说他现在是可与誉王抗衡的七珠亲王,可今天背后的议论声也的确是过分了点。连列战英都不住的嘀嘀咕咕,萧景琰有点忍不住,回头扫了一眼身后欲言又止的列战英。

那眼神分别是说你最好给我闭嘴,要不然就把你知道的说出来。

列战英立马闭了嘴。

萧景琰在心里满意的点点头,对列战英问了句:“为什么你们今天老在我后面嘀嘀咕咕?”

列战英支支吾吾憋不出话。

戚猛倒是利落的说了出来:“殿下,你比较帅嘛。”

萧景琰瞥了戚猛一眼没说话不过也没继续追究下去,列战英向戚猛交换了个感激的眼神,戚猛摆摆手做了个口型“没事就好,这事绝对不能让殿下知道”,两人一起坚定的点了个头。

萧景琰虽说对戚猛这话根本不信,但人家不愿说他也不好强求什么,只好闷着口气。赶巧的是,萧景琰一到府上沈追和蔡荃也就到了。

俩人也是一脸欲言又止的表情,萧景琰有点烦:“沈卿和蔡卿有话要讲?”

沈追思索了会叹了口气:“殿下,臣并没有话要讲。”

萧景琰更烦了:“那蔡卿呢?”

蔡荃一脸被雷劈中还没恢复过来的震惊样子,他艰难的摇了摇头出了声:“殿下,臣也没有话要讲。”

萧景琰心有点累:“沈卿和蔡卿真的没有话要讲?”

沈追沉默着摇摇头,蔡荃则是咬着牙说:“殿下想做什么,臣必会跟随殿下。”

萧景琰没有料想到蔡荃说出这样的话愣了愣:“……啊?”

俩人看萧景琰的表情交换了个眼神,双双拱手告退了,其间还杂着不少叹息。

萧景琰要被内心的好奇给憋死了,他招手把列战英叫到身前。还没开口列战英就惊恐的摆手:“殿下我什么都不知道!”

萧景琰:“……”

我还什么都没问呢!

靖王殿下感受到了整个世界的恶意。

萧景琰叹了口气,大步跨打算去梅长苏那里问个清楚。

苏先生肯定知道什么,靖王殿下单纯的这么想。殊不知他走后整个靖王府都沸腾了起来,戚猛抱着自家殿下府上的朱红大门哭哭唧唧,殿下果然和那个梅长苏有一腿,戚猛这样想。

萧景琰忍着整个街道因为他的到来的吵闹,特别是他迈进苏宅大门的那一刻,他仿佛感受到了列战英幽怨的眼神和整个街道一下子的沸腾。

甄平难得没有小跑过来恭敬的对他行礼,而是哼了一声指了指梅长苏的屋子:“宗主在那。”

萧景琰点点头,心里琢磨着这到底怎么了,怎么连梅长苏这儿的人都这么奇怪。萧景琰走到梅长苏的房前,刚想推门而入,后像想起了什么,回头嘱咐列战英在门外等他。

靖王殿下在推开梅长苏的门的时候,又感受到了身后列战英幽怨的眼神和满院子怨恨的眼神。

靖王殿下又一次懵逼了。

“怎么了,殿下,有什么事吗?”梅长苏拿着书似乎对萧景琰的到来有些诧异。

“苏先生,你知道为什么这么多人对我指指点点么?”萧景琰倒也不客气,开门见山讲到。

“啊?”梅长苏更诧异了,“殿下就为了这事来找我?”

“嗯,今早不知为何总有人在身后议论我。”

“大概是因为殿下长的比较英俊?”梅长苏打趣到。

“苏先生!”萧景琰有些急。

“殿下不必着急,这么多人议论你约是因为殿下你现在是七珠亲王,不必紧张。”梅长苏憋着笑,努力一本正经的说到。

萧景琰看梅长苏那憋着笑的样子叹了口气,心里却也确实好受了不少,不一会就和梅长苏聊起天来。两人越聊越起劲,几乎都忘了时间,一口气说了两个时辰也未尽兴。

虽说两人在房间里气氛融洽,屋外却不是那么平静。列战英在院子里转来转去,看萧景琰在房间里待了那么久几乎要冲进去把萧景琰救出来了。甄平更紧张,起初只是在门口听着动静,后来几乎要把脸贴到窗户上去了。

飞流最耐不住性子,两个时辰未看见他的苏哥哥他焦躁极了。看见列战英和甄平双双在院子转圈圈更焦躁,索性一下子开门招摇的进了他苏哥哥的门。巧的是梅长苏刚好要把门打开,两人一下撞了个满怀。

被突然的失重搞得有点懵的飞流看见是梅长苏,兴奋的抱住了梅长苏的腰,撒娇般在梅长苏颈边蹭了蹭。萧景琰皱皱眉,把赖在梅长苏身上的飞流拉走,不动声色的在梅长苏腰边拍了拍,这才启程回府。

看见自家殿下吃醋还浑不自知的列战英痛苦的捂住了脸。

萧景琰回到府上不久,言阙就找上了门。

俩人先是客套了一会,言阙就直接奔着主题去了:“陛下,不孝有三,无后最大啊!陛下您贵为龙子,更要注意啊!”

萧景琰又一次懵逼了:“言侯……什么意思?”

言阙有点愣:“陛下您不知道?”

萧景琰有些捉急:“我知道什么?”

这下轮到言阙懵逼了:“今早琅琊阁散出消息,说殿下您是……”

“我是什么?”

“说您是……断袖,且和江左梅郎梅长苏关系……不浅。”言阙尽量说的委婉,萧景琰却还是不可避免的发了怒。

“琅琊阁何时会散出这种消息?”萧景琰冷笑道。

言阙有些尴尬,向萧景琰说了一声就告退了。

萧景琰连饭都赶不上吃,就急忙赶去了苏宅。梅长苏显然也是知道了消息,对萧景琰露出了个不知为何让人感觉异常凶狠的微笑:“殿下来找我。”

萧景琰也对梅长苏露出个凶狠的微笑:“没错。”

远在琅琊山的琅琊阁阁主蔺晨打了个喷嚏。


【没了。





不开森,吃土少女要约稿。要约稿。要约稿。

我不高冷的啊!你们找我约稿玩啊!不贵的啊!我是个很帅很帅的写手啊!我还要养活我家的伏见呢!你们快来找我玩啊!只要是我吃的CP我都写啊【爆衫


最后有没有什么同好群啊……我一个人开神经病的脑洞感到了寂寞

评论(11)
热度(95)

© 倦南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