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朝梦【ABO】

                今朝梦

少年杀,依旧没什么逻辑,苦情少女风请不要挂我!

妈妈呀为什么这个梗怎么带感【哭着

前章传送门:走你┏ (゜ω゜)=☞


【三】

梅长苏又做梦了,在混混沌沌中他梦到了以前。曾经的林殊骑着烈马,赤红的衣裳翻飞,张扬的不可一世。

谁不曾鲜衣怒马,张狂了整个少年。

他还看见了一直尊敬的父帅,他曾下定决心一世辅助的祁王,在赤焰军的日子。那些他所留恋的,却都只能在他的梦中出现了。

最后,他看见了萧景琰。

少年时期的萧景琰也和现在的萧景琰一样耿直,却少了分沉稳,那是时光用故人的热血硬生生逼出来的沉稳。他看见自己和萧景琰在边疆共同杀敌,冒着风雪只穿单衣的林殊是那般神采飞扬,敌人浓腥的血喷了林殊一身,却挡不住少年将领的脚步。

他还看见以前和萧景琰一起骑马,两人偷偷从学堂溜出去,骑着马驰骋在辽阔荒野。最后野累了,从马上翻下滚到草地上,相视而笑。可最后回去的时候还是被林帅抓住了,两人满身灰尘,头发散乱,林帅气的不准林殊晚上吃饭。两个人可怜兮兮的低垂着头接受批评,却在转头看向对方的时候看见了眼中压不下的笑意。

他还看见了元宵游园时萧景琰向他表白时的情景,萧景琰不自在的捏着衣衫到处乱看,林殊不满他头扭来扭去冲他囔道:“水牛你看什么呢,扭来扭去干嘛。”

“没什么……小殊,那个……你觉得我这个人怎么样。”萧景琰仍不看他,眼睛落在了林殊手上的茶杯上。

“你这人,特笨。”林殊仿佛注意到萧景琰的目光,拿起茶杯一饮而尽。

“不是这个意思……”萧景琰更紧张了,结结巴巴的却又憋不出什么词。

“哼,说你笨你又不信。果真是头不解风情的大水牛!”林殊嘟囔了一句,放下茶杯走到萧景琰面前,颇为轻佻的挑起萧景琰的下巴吻了上去。

少年微凉的嘴唇落到萧景琰唇上时,他的脑子一下子炸开了花。他睁大了眼睛,一下子眼尖的发现看似镇定的林殊,耳朵呈喜人的桃红色,连指尖都微微泛红。我的小殊真可爱啊,萧景琰想。搂住了少年的腰,加深了这个初次青涩的吻。

最后他们一路抱着撕扯着回到了林府,连分开片刻都不舍。

少年的吻如野兽般激烈,说是爱抚倒不如说是厮打。萧景琰不舍得他的小殊太过疼痛,一直忍得鼻尖沁出汗滴都在给林殊扩张。林殊叹了口气,攀住萧景琰的肩轻轻的说:“笨牛,进来吧。”

到最后时,林殊已经全身无力,而萧景琰却更加有精神。他托着林殊使他进入的更深些,林殊被刺激的用腿夹紧了萧景琰的腰,哑声取笑萧景琰:“笨牛,平时没觉得你怎么精神。”

萧景琰恶意用力顶弄了林殊,让他把所有调笑都悉数吞下,只发出些意义不明的甜腻呻吟。萧景琰低低的笑了,咬着林殊的耳垂说:“我本来就这么精神。”

满室梅香。

第二天起床时萧景琰才发现林殊身上带着梅香,着急的抱着林殊就去询问祁王怎么回事。祁王看见林殊满脸酡红全身散发着梅香的时候吓了一跳,细细看了一会面色突然大变:“小殊,他竟是太阴之身!”

萧景琰看祁王脸色大变顿时有些着急:“那小殊有事吗?”

“没有,太阴之身此事有些复杂。景琰你最好去询问你的母后。”祁王说罢顿了顿,凑近萧景琰刻意压低了声音“景琰,你以后可得对小殊负责啊。”话里是显而易见的调戏。

萧景琰红着脸点了点头,忙抱着林殊去找他的母后。

这是他第一次知道太阴、太阳还有冲和。

他听着静嫔在那里唠叨着‘以后一定要对小殊好啊……’之类的话走了神,他只是觉得,不管小殊是什么之身。

他都是他的小殊,也只能是他的小殊。

【四】

梅长苏饮过情丝绕后靖王刚好登门拜访。

梅长苏示意甄平拿着情丝绕出去,别让靖王发现情丝绕的存在。甄平点了点头便出去了,甄平前脚刚走,靖王便到了。

“苏先生这儿的梅很香。”萧景琰嗅了嗅,开口仿佛无意夸赞。

“飞流喜欢摘这些花,靖王殿下若喜欢,我明日让人送些去。”梅长苏指指瓷瓶里装着的梅。

“不用,先生客气了。”萧景琰内心不知为何有些失望,客气了几句便坐下了。

“靖王殿下,最近可有什么要紧的事情?”梅长苏把手伸向火盆,微眯着眼睛询问靖王。

“并没有,前几日誉王闹出些乱子,也被压制下去了。虽有些风波,倒也没出什么乱子。”靖王一五一十地把事情说了出来。

“嗯,虽说没出什么乱子。也要盯紧了,切莫再让他们闹出些乌龙。”梅长苏神情倦怠,却也强打起精神,仔细听列战英讲最近的近况。

萧景琰盯着紧皱着眉手指不自觉揉搓着衣角的梅长苏,嘲讽地对自己说怎么可能呢?

对啊,怎么可能呢。这个搅弄得金陵城翻天覆地的谋士,又怎么可能会是那个意气风发的年轻将领呢?

不过是两人身上都带着梅香,那带着金戈铁马的气息却又甜腻的梅香。




部分设定解释:

太阴为O太阳为A冲和为B。真的超感谢学霸大大提供的设定,不会艾特表示内心痛苦。

讲真情丝绕这个就是用来污的,以后你们会懂得【深沉


评论(6)
热度(104)

© 倦南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