灼【一】



    ☆原耽


   ☆怕掉马不发名字


   ☆瞎鸡巴乱扯


  顾妄脸涨的通红,鼻息因为发怒有些粗重,他揪住苏祁的衣领双眼有些发红:“你他妈到底想干嘛!”

   苏祁一把推开顾妄,显得有些恼怒:“这话应该我问你才对吧!”

   顾妄被苏祁一把推开有些失神,他垂下头低低的喃了几声。重新扬起头,对苏祁笑笑。然后摇摇晃晃的转身。

   苏祁在顾妄笑的那刹那心有些疼,他熟悉顾妄的笑容。那个笑容,就跟很多年前他笑的一摸一样。

   依旧是苍白着的脸,毫无血色的唇以及让人心疼的眼神。苏祁望着顾妄的背影望了许久,他熟练的从口袋里掏出一包廉价的烟点燃,吞吐了一会后他叹了口气,烟雾迷绕中,他的眼神晦涩不明。


   顾妄是在个小酒吧认识苏祁的。

   那个小酒吧人很多,很吵,里面都是社会最低阶级的人。妓女穿着少的可以的衣服放肆的大笑,白花花的大腿以及丰满的胸部吸引了不少男人。他们一杯一杯的喝着廉价的啤酒,一遍一遍的说着老掉牙的荤段子和笑话惹的妓女大笑。

   淫靡而放肆。


   顾妄有些艰难的穿越人群挤进吧台,小声的对调酒师说,来杯啤酒。

   调酒师瞥了一眼顾妄来了兴趣。

   你是高中生?怎么来这种地方?调酒师问。

   是。顾妄怯懦的回了一句,并未回答调酒师的第二个问题。

   调酒师识相的把啤酒拿给顾妄便不再说话。

   顾妄小口的喝着啤酒,努力的无视旁边接吻的男女。

   实在受不了了,顾妄这么想。于是他端着啤酒摸摸蹲到了个小角落,然后他这才发现,这个不起眼的小角落旁边有个人在唱歌。

   那人声音很好听,吉他伴着低沉的男声轻轻吟唱。顾妄在旁边听着,他听过这首歌。南山南,马頔唱的。

   那是首好听的民谣,但和这酒吧的氛围明显格格不入。顾妄放下啤酒探着身子想看唱歌那人是谁,恰好碰上那人唱完最后一句拨了几个弦再起身。

   下辈子死都不作死探身子了。顾妄这么想着,挣扎着从那人的怀里爬起来,未遂。

   顾妄有些尴尬的抬头:“抱歉抱歉,我刚才不小心的。”

   那人盯着他没说话。

   顾妄又挣扎了几下还是没挣开,只好讨好似的笑笑:“你好啊我叫顾妄,刚才真的不小心的。你……能不能把我放开。”

   那人挑挑眉,慢条斯理的松开顾妄:“苏祁。”

   顾妄眉心跳动了一下。


评论

© 倦南风 / Powered by LOFTER